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11-16
老范,您好好午休
      范总编,您曾经向现任的副总理推荐过我,您还关心地问过我:“他的态度还是积极的吧”
     范总编,您要求做新闻的人要敢于冒风险,可您对我还是嘱咐再三:“不要惹着那里的人”
     杜永成告诉我:“范总编谈起你,总是觉得很可惜,他让我们多帮助你”
     我曾在的国家机关的小人很嫉妒地说:“你还自吹叫人民日报社长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吗”,我告诉他说:“不是社长,是总编。那是他人好”
     范总编,我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主流媒体英国《金融时报》几乎整版宣传的人了,我的主动推进社会的行为轨迹,还是没有接受您的间接能动引导社会的影响,不久,我又让一个国家机关部委败诉了,您关心的我的事情,恐怕要成为全国唯一的能走到最高人民法院去的人事案件拉,所有这些,我都没能来得及告诉您,您就走了。
     记得,在北京市机关的一次讲座结束后,我喝酒了,在送您的车上,我睡着了,到了我要下车的地方,您叫醒了我,此时,我很不好意思,可您却安慰我说“没关系、睡觉是咱们延安的习惯”。可现在,我才知道您现在已经进入了人生最长的午休了。
      我的父亲也是1931年生人,他是今年3月走的,我很悲痛,写下了“百事掉生父,隔世话幸福”和“一缕阳光锦黄昏 百感交集才落魂”的悼文,得到数万人的关心,可您走了,我亦感悲痛,现在,就不太想见人了。今年,我很难受。,
2010-05-01

一缕阳光锦黄昏 百感交集才落魂
1无声的感觉2高贵的感觉3轻柔的感觉4永恒的感觉5温暖的感觉6难忘的感觉7依恋的感觉8穿透的感觉9细微的感觉10沉寂的感觉11深情的感觉12不离的感觉13无影的感觉14锦绣的感觉15尊严的感觉16普通的感觉17驱寒的感觉18幸福的感觉19公正的感觉20无痕的感觉21廉价的感觉22难丢的感觉23欢快的感觉24无私的感觉25原谅的感觉26安静的感觉27守信的感觉28和睦的感觉29轻松的感觉30流动的感觉31会笑的感觉32会哭的感觉33会唱的感觉34会眺的感觉35健康的感觉36忍耐的感觉37依靠的感觉38填空的感觉39宽大的感觉40厚重的感觉41沉毅的感觉42无畏的感觉43精神的感觉44笨嘴的感觉 45奉献的感觉46帮衬的感觉47坦然的感觉48舒服的感觉49释放的感觉50平安的感觉51忘情的感觉52天真的感觉53情愿的感觉54 骄傲的感觉 55广博的感觉56传递的感觉57脆弱的感觉58超尘的感觉59自觉的感觉60勤劳的感觉61操心的感觉62焦虑的感觉63创新的感觉64真实的感觉65善良的感觉66味道的感觉67强捍的感觉68中心的感觉69牵挂的感觉70拥有的感觉71询问的感觉72寻找的感觉73辛酸的感觉74委屈的感觉75缩着的感觉76安慰的感觉77援助的感觉78隐藏的感觉79浪漫的感觉80不息的感觉81深邃的感觉82洞悉的感觉83迷离的感觉84难舍的感觉85顽强的感觉86呵护的感觉87揪心的感觉88朴素的感觉89干净的感觉90精细的感觉91雍容的感觉92识广的感觉93拽我的感觉94深远的感觉95青春的感觉96向上的感觉97知足的感觉98围绕的感觉99有准的感觉100不倦的感觉

父亲全家成员(包括管家)


2010-03-16

1 给患传染病的我献血 2用复转费900元在国家困难时期给我买奶粉 3动乱时,他拉着我的母亲在街上找我 4 告戒我,讲座时要真实的说明自己代表谁,5不怕压力,拒绝赔偿因我不小心搐破的地图 6农村劳动时,托人捎给我10元改善生活 7与叔叔一起教育我退掉****,好好学习 8为我第一个对象调停,访张华父 9到有涉外关系的刘红家帮我提亲10到我爱人安京华家定亲 11到我爱人安京华的妹妹家送结婚礼金 12 一生不穿西装13军裤和军大衣是他的珍藏14 教我练大字写永字15 不愿意当众讲话,读报纸时只自己能听见16评价我是非能力强 17唯一一次携我母亲到我自己的家 18 我们父子发生矛盾从不去单位告状 19从没有说过我的妻子 20提醒我多向党的副主席陈云长女汇报 21告诉我毛衣是可以买到的,帮助我调查第二个对象 22小学接送我的孩子朱侯 23在我吐血时,给我送小米粥 24背着我去看肺病,帽子颤颤的 25医治我的鼻炎 26跳忠字舞,随着时代 27用当作卫生纸的报表教我业务 28教我裹面炸料炒菜 29从地安门商场买鸡头给我和爱人小孩酱炒 30跑小胡同挨门帮我相对象 31为我去太子奶工作做工资担保 32用两个电表帮我找工作 33教我性方面的知识 34每次过节是包饺子擀面皮的主力 35搬迁以后带着全家在门厅跳舞 36我和孩子与他下棋,没有赢过他的 37看我写母亲病后的日记,夸我懂感情 38 为我和弟弟新盖的房子买红沙发 39给我看放二踢脚手被炸 40青艺广场学自行车 41 地震中,把自杀的母亲送医院 42给林乎家市长写信,增建了9平米家里住房 43他说母亲正派有远见 44 给母亲买过一双9元黑皮鞋45 一次单位不顺心生闷气,失手把我鼻子打出血 46过节做江西菜,用草兜发米酒 47在米市大街的小院内给小孩们讲故事 48上班第一年给我买英雄手表 49给我窗前按防盗铁丝窗 50爱帮助街上下棋的人支招儿 51工作以后要求生活包干,他只管结婚宴席 52 总催保姆看我打官司的信到否 53 看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给我的发搞单,他总是会心的笑 54最后用的手表,是用150元他自己买的机械表 55我们给他买空调他用压岁钱还给我们的小孩 56他每天给上小学的孙子洗脚 57 遵守作习时间 大喊制止睡觉前孙子玩流流球 58与小保姆一起给我上结婚用的组合柜,59每天给我早饭和午饭钱,教我带弟弟妹妹下饭馆 60攒下20多万,为妻子生活安排创造条件 61粮店小李子说他为母亲去世哭得可惨了 62给临居和自家修理广播喇叭 63母亲性急 他挨打不还手 只叫唤 64为养生 他起床漫漫座起 65写采购员的生活总结很生动 66游泳去深水 吓的弟弟老哭 67拉着岳母的手 在河口镇的街上串门 68帮我用大字报写单位的宣传稿 69 邀请在香港的已经离婚的刘红前父 70 买手动剃刀 给我和弟弟理发 71 已经离开我的女朋友给他写的信,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内容 72 出差回来 买糖买玩具枪买裙子 73吹弟弟的屁股很响亮 逗他玩 74小孩小学毕业要求我们调户口 希望我能独立 75告诉我房子已经为家里买下了 很为自己干的大事而高兴 76睡觉酣声如雷77用的东西分得很清楚,自行车不骑就藏78 不喜欢我偷用他的剃须刀,有点洁僻 79喜欢看报纸,对人大某副主席的长象有议论 80买电字做记录,有生活帐 81为解家困,他不准我高考 82误解妻子逝世,问我们为什么不带孝 83吃蛋糕要吃明气店的 84讲义气 乘长卡带着台湾的弟弟去颐和园 85喜欢陆军总院胡大一 86不忘一起搞评法批儒的广播学院的田本项 87年年寄钱给姥姥 88我回家晚 到同学李小静家找我 89老讲自己小时候骗爷爷去偷偷看戏 90对管家郑司成能把他和弟弟多用的钱帐做平,而佩服不已91对用竹槁救过自己命的弟弟,要什么给什么 92做党支书,对帮过自己的邻居的下一代也讲原则 93肄业的成绩解释 是他为了结婚 重感情 94晚上自己穿衣整理被子座在轮椅上睡着了,是怕麻烦人 95公开反对银行基层领导对我读书的非议 96与粮店长时间的谈判,两居变三居 97三九天,怕水龙头被冻 每天开关井盖下的总闸 98认为母亲不犯病是家里最大的福气99 干转工,保母亲退休劳保100胆小焦虑一生的他3月11日走时非常平静

2009-09-10

与世界利润第一的银行PK信誉,我们赢在理由上了

《金融实践》编辑部

去年11月3日,朱庄虹起诉工商银行总行,到今年的6月30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表面上做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判决。实际上是承认了朱庄虹的提供的理由。

专家对此有5点分析:1 从一审的实体审理变成二审的程序审理,是用从属法律关系掩盖了主要法律关系的遮羞布 2 二审没有支持一审劳动合同关系的认定,从属于劳动争议变为不属于劳动争议受案范围3一审是是关门判决,退到二审变成又把门打开的裁决,4 劳动关系没有支持,人事关系事实不充分,故“黑人”身份水落石出。5 自行缴纳保险应该是自己有相应的身份才成立,而事实是没有身份。

二审法院改判理由的根据是,劳人干[1987]56号 劳动人事部关于在专业技术岗位上的工人能否聘任专业技术职务问题的通知与中国工商银行办公室(87)工银办字第84号1987年11月12 日转发劳动人事部《关于在专业技术岗位上的工人能否聘任专业技术职务问题的通知》的通知,是1987年10月6日以后颁布的,在该文件颁布前,只有干部身份才可以聘任专业技术职务,而申请人早在这之前(1987年4月)就有了专业技术职务多年了,1995年工商银行还以干部二处的名誉发出工资转移单,职务一栏没有登记,故说明朱庄虹没有以干部身份被转出,与其他单位没关系。

二审中,面对事实,工商银行总行代理人不同意调解,朱庄虹又先后向国家档案局、人力资源和社会劳动保障部,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和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做了行政复议,并推至国务院法制办要求最终裁决。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告知,根据《中 国人民银行办公厅 中国工商银行办公室关于人民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县支行信访工作划分问题的通知 》(银办发(1986)38号)第二条第1款和第三条规定“由中国工商银行负责处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监审(2009)6号告知“经审核,(朱庄虹)1995年离开工商银行总行也不是因为受到行政处分”。

如此,原告是干部,却没有档案根据,而管理档案的被告,要么说是前后单位的责任,要么说是时间太长,回避责任,要么,更以劳动关 系的无稽辩护欺骗法庭。原告朱庄虹现已经向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等 5大被告股东提出了申诉。

附件:二审判决书。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09)一中民终字第615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朱庄虹,男,1959年7月12日出生,汉族,无业,住北京市东城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55号。

法定代表人姜建清,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魏雯,女,1961年3月18日出生,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干部,住址同单位。

委托代理人陈良,男,1978年7月22日出生,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干部,住址同单位。

上诉人朱庄红因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08)西民初字第1366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朱庄虹在原审法院起诉称:1979年4月3 日,我被分配到中国人民银行北京分行东城区办事处王府井分理处担任出纳员干部(管理)岗位工作。随着金融体制改革,中国人民银行 与中国工商银行分家,我又先后在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分行东城区办事处王府井分理处、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分行东城办事处(支行)、中国 工商银行北京分行和中国工商银行总行(科员)干部岗位工作。1995年10月11日,我被以(假科员)干部身份调出。2007年4月18日,我为解决(科员)干部身份无法确定问题,将档案调入北京市人才档案公共管理服务中心,发现1991年10月1日至1995年10月11 日,我在工商银行单位工作期间的档案中,干部录用表缺失(包括没有在工商银行单位期间的工作鉴定),职称评审表年续不真实,是不 连续的档案假连续,(科员)干部调出手续与档案内容不相符,致使我丧失干部身份。北京市人才档案公共管理服务中心证明, 1980年4月3日,我在(科员)岗位上转正定级;1991年10月1 日,工商银行单位向我发放的工作证载明我的职务是科员,说明当时工商银行仍承认我(科员)干部身份。可与之相关联的我亲手填写的 干部录用表在档案中缺失,北京市人才档案公共管理服务中心证明,我在中国人民银行北京分行东城区办事处王府井分理处、中国工商银 行北京分行东城区办事处王府井分理处、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分行的干部履历中,入行表齐全,唯一不同的事,按我工作证时间查询,没有 1991年10月1日调入工商银行单位的(科员)干部录用表。1995年11月9 日,工商银行以中国工商银行总行人事部干部二处名义发出的工资转移通知单说明我属于工商银行单位机关管理的干部,该通知单上没有 以工代干的字样,也没有在劳资部门管理的说明,这说明我调出具备(科员)干部身份。这与我从工商银行单位调出至今被北京市人才档 案公共管理服务中心据我存档内容鉴定的 存档合同中所作出的固定工人身份的表明是完全不相符的。这些不法侵害仍在不间断地、连续地侵害着我。现我要求工商银行补回1991年10月4日我进入工商银行单位时亲手填写的干部录用表;赔偿我的基本养老、失业、工伤、生育和医疗保险损失共计22133.61元(按照2001年至2007年社保缴费比例计算)。

工商银行在原审法院辩称:(一)朱庄虹提出的有关补办“干部录用表”的诉讼请求既不属于朱庄虹与工总行之间有关履行劳动合同的争 议,也不属于其它涉及劳动关系的争议,朱庄虹有关社会保险的诉讼请求应依法通过劳动行政部门认定处理,也不属于人民法院的管辖范 围,故人民法院应依法驳回朱庄虹的起诉。(二)即使本案属于人民法院劳动争议的受案范围,但现在距离朱庄虹调离工总行并转出档案 的时间已经长达13 年,按照朱庄虹所称,离开工总行后多次到其他单位找工作被拒,是因没有干部身份,其此时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其后长达十多年里 朱庄虹怠于行使权利,明显超过了劳动争议法定的诉讼时效,其诉讼请求依法不应得到法院的支持。(三)如果朱庄虹认为其到工总行工 作之前身份已经是“干部”,则相关手续应由当时的工作单位补办,而不应向工总行主张权利,工总行没有义务也无法为朱庄虹办理在其 他单位工作期间的所谓“转干”的手续。(四)朱庄虹未提供证据证明工总行曾为其办理过“干部录用表”,即证明其档案中缺失却是所 谓的“干部录用表”,亦没有出示相关证据证明缺失“干部录用表”给其造成了损害后果,故其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依据。(五)朱庄虹的 社会保险交费日期是从2001年5月开始,而朱庄虹早在1995年就已调离工总行,与工总行终止了劳动关系,工总行没有义务为其缴纳社会保险。综上,工总行请求依法驳回朱庄虹的全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朱庄虹于1979年4月到中国人民银行北京市分行东城区办事处王府井分理处工作,并于1980年4月3日转正,其后,朱庄虹先后在中国工行银行北京市分行东城办事处、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市分行工作。1991年10月,朱庄虹调入工商银行工总行工作。工商银行在为其发放的工作证中载明,朱庄虹工作单位为规划信息部,职务为科员。1992年12月6日,朱庄虹经中国工商银行评审委员会审议通过,被任命为经济师。1995年10月,朱庄虹调至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第七一〇研究所,1995年11月9 日,工商银行为朱庄虹开具了工资转移通知单,并于同日将朱庄虹的人事档案转至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第七一〇研究所。庭审中,朱庄虹 称,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第七一〇研究所系事业单位,其入该所只是名义调动,实际上并未在该所工作。根据朱庄虹提供的北京市人才档 案公共管理服务中心出具的证明,朱庄虹自2001年5月起自行缴纳养老保险和失业保险,自2003年1月起自行缴纳了医疗保险,于2004年9月及2005年7月开始又自行缴纳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朱庄虹称其缴纳各项社会保险金总额为22133.61元。

2008年10月23日,朱庄虹向中央机关及所属事业单位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诉,同年10月28日,该仲裁委作出不予受理决定书,认为,工总行书企业法人,其与工总行之间的争议不属人事争议受案范围,决定不予受理。2008年11月3 日,朱庄虹向北京市西城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诉,该仲裁委以朱庄虹要求补回其亲手填写的干部录用表及赔偿社会保险损失费之 请求均不属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受案范围为由,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当庭陈述、工作证、转正定级登记表、干部商调信、工资转移通知单、转移档案回执、专业技术职务评审申报表 、缴纳社会保险证明、社会保险费缴费收据、中央机关及所属事业单位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不予受理决定书、北京市西城区劳动争议仲裁 委员会不予受理通知书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原审法院认为:(一)根据原告朱庄虹提供的相关证据可以认定朱庄虹1991年10月至1995年11月期间在被告工总行系企业法人,故双方履行劳动合同发生的纠纷属于劳动争议。(二)原告朱庄虹要求补回1991年10月4日进入被告单位,其亲手填写的干部录用表,该项诉讼请求成立的前题是是该干部录用表在当时是客观存在的,而原告朱庄虹1995年调离工总行后其人事档案随之转至新的工作单位,根据目前存档单位提供的证明,人事档案中无干部录用表,因此原告负有证明其于1991年10 月亲自填写了该干部录用表且该表存于其人事档案中这一基本事实的举证责任,本案诉讼,朱庄虹未能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该事实的 存在,故本院对朱庄虹的上述诉讼请求不与支持。(三)依据我国劳动法的相关规定,用人单位有义务为其职工缴纳各项社会保险,原告 朱庄虹已于1995年11月调离被告工总行,自此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因此,原告朱庄虹要求被告工总行赔偿2001年至2007年期间上诉人自行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的诉讼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法院不与支持。故判决:驳回朱庄虹的诉讼请求。

判决后,朱庄虹不服,仍以原诉讼请求上诉至本院。工商银行同意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查明的事实,朱庄虹自1991年10月调入工商银行总行工作,并于1995年调离该单位,其人事档案随之转至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七一〇研究所,诉讼中,朱庄虹主张工商银行总行补回1991年10月4 日进人工商银行总行时亲手填写的干部录用表,但目前存档单位的人事档案中无该干部录用表,朱庄虹并未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该事 实的存在,该请求亦不属于劳动争议受案范围,故本院对朱庄虹该项请求不予支持,因朱庄虹已于 1995年调离工商业银行总行,故其要求工商银行总行赔偿2001年至2007年期间自行缴纳的基本养老、失业、工伤、生育和医疗保险损失22133.61 元,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对此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 ,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十元,由朱庄虹负担(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二审案件受理费十元,由朱庄虹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文武平

审判员 芦建民

代理审判员 刘芳

二〇〇九年六月三十日

书记员 刘旭

(法人杂志)一位金融专家与工商银行的战争

在对自己的档案问题多次申诉无果之后,金融学者朱庄虹将这家中国最大的商业银行推上了被告席

文 本刊记者 吕斌

2009年2月20日,金融专家朱庄虹诉中国工商银行[3.80 -2.56%] 返还缺失的劳动档案一案在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进行了一审宣判,法院以“朱庄虹应承担取证义务”等为由驳回了朱庄虹的诉讼请求。 但朱庄虹表示,他不会就此放弃,接下来他将启动新一轮诉讼。

2008年3月,本刊曾发表了《一位金融专家在工行的档案悬疑》一文,文中详细介绍了金融专家朱庄虹与工商银行的档案纠纷。但在 那时,朱庄虹并未想到此事会走上诉讼程序。

“我认为事实很清楚,我把相关证据和人员找到后,通过申诉问题应该能解决,选择诉讼也是无奈之举。”朱庄虹对《法人》记者表示, 自从西城法院立案以来,他一直在为此次诉讼四处奔波,寻找证据、查阅资料,几乎跑遍了他能想到的一切地方。

在庭审中,朱庄虹展示了自己多方搜集到的多达107项证据,其中大部分是自己在人民银行以及工商银行任职期间所起草的文件和通知 ,以及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媒体上发表的经济评论,这些文章都注明他的工作单位是中国工商银行规划信息部。朱庄虹认为,这是能 充分证明自己曾在工商银行“任职干部”的证据。

朱庄虹的金融履历

1979年,朱庄虹进入到人民银行王府井[20.51 2.91%]分理处就职,负责出纳工作。当时的人民银行还在从事储蓄、信贷等商业银行职能,现在的中国工商银行还未诞生。

到1984年,国家金融体制改革启动,人民银行升格为中央银行,其原来的工商信贷和储蓄等商业性业务全部分离出来,由刚刚成立的 中国工商银行接管。朱庄虹所在的王府井分理处就变身为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分行王府井分理处。

这实际上只是换了块牌子,人员、岗位、业务内容等大都保持原样。就这样,由于国家政策原因,朱庄虹由中国人民银行的工作人员变成 了中国工商银行的工作人员。

朱庄虹认为,他是因为改制而更换了工作单位,并不是个人的工作调动,不存在干部身份再转的问题,作为老干部,他应该有相应的干部 指标。

后来,朱庄虹又先后从工商银行王府井分理处调到东城区支行、北京市分行,并于1991年调入中国工商银行总行。

在工商银行总行工作期间,朱庄虹任职于规划信息部,并获得经济师职称。这个时期朱庄虹代表工商银行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光明日 报等各大媒体上发表了大量工作报告、工作计划及金融评论等文章,直至1995年调出。

1995年,已在工商银行[3.80 -2.56%] 工作了11年的朱庄虹因与当时领导的一些矛盾,手拿干部商调函调出了工商银行。其工作关系先后转到航天工业部710所、中国改革 报社等单位,后又转到了中国国际技术智力合作公司。

期间,朱庄虹在多家企业担任过顾问、助理等虚职,并曾经报考过广东发展银行、北京市商业银行、中信实业银行等多家银行的支行行长 职位,却一直未能找到正式的接收单位,并一直自己代缴本该由工作单位承担的社会保险等费用。

到2007年4月,朱庄虹又把自己的档案由中智公司转到了人才中心。在这次转档过程中,朱庄虹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档案中没 有干部录用表。由于这个问题,人才中心只能按工人身份接受朱庄虹的档案。

“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多次金融机构的应聘均不了了之,原来是我的干部履历缺失。”朱庄虹表示,正是自己档案中干部录用表的缺失 导致自己失去了干部身份,成为了一个没有身份的“黑人”,所以才一直无法进入金融机构工作。

申诉与仲裁

发现自己档案问题的朱庄虹开始了漫长的申诉过程,他多次找到中国工商银行相关部门,要求补回自己的干部录用表,但均被以“在总行 工作期间非干部身份”等理由拒绝。

朱庄虹先后向中组部、银监会等部门发出了投诉信,工商银行人事部门的负责人也专门就此事与他进行了沟通,但由于双发意见分歧较大 ,问题一直没有解决。

2008年下半年,朱庄虹又先后申请了两次仲裁:一项劳动仲裁,一项人事仲裁,申请单位分别为“中央及所属事业单位仲裁委员会” 和“北京市西城区仲裁委员会”。但他的仲裁申请均被驳回。理由是:前者认为工商银行已经改制为企业,不再是事业单位,应申请劳动 仲裁;后者则认为其申请目的是返还干部指标,应该归入人事仲裁范围。

在对自己的档案问题多次申诉无果之后,朱庄虹将这家中国最大的商业银行推上了被告席。要求工商银行补齐自己1991年10月进入 总行的干部录用表,确认其在工商银行总行工作期间的干部身份,赔偿自己由此代缴的基本养老、医疗、失业保险金等费用。

“我觉得本案还是具有典型性的,主要体现为档案管理中的信息不对称,工作单位往往在档案管理中占有绝对优势。”在接受《法人》记 者采访时,中国劳动法学会会员、北京市富程律师事务所刘景省律师表示,根据当时的相关规定,档案是证明工作人员工作情况的重要材 料,档案应该是全面的、完整的。

刘景省律师认为,曾经在工商银行总行工作且职称为经济师的朱庄虹,其档案内应该有干部录用表,正是因为工作档案的缺失,导致了他 后来在金融机构的应聘失败。

对此,朱庄虹把自己比作《集结号》里为了战友们的身份而四处奔走的连长谷子地,他说自己也是为了“身份”问题不得不劳苦奔波,自 己是“金融业现代版的谷子地”。

庭审过程中,朱庄虹出示了多份证据,包括一张1980年的人民银行转正定级表,他认为这是核心证据之一。该转正定级表显示,朱庄 虹当时在人民银行工资标准为31元,“这在当时叫做26级工资,也就是干部体系当中的第26级,属于最低一级,但已足够证明我的 干部身份。”朱庄虹表示。

除此之外,朱庄虹还找到了两项证据,一项是一份“专业技术职务评审申报表”,表中内容显示朱庄虹于1992年12月被评定为中国工商银行[3.80 -2.56%]规划信息部经济师。

此表填写的工作单位是中国工商银行规划信息部,最后单位推荐意见一栏所盖公章也是“中国工商银行规划信息部”。

另一项证据是一张工作证,这是朱庄虹在工商银行总行工作期间所使用的,上面显示工作单位是中国工商银行总行规划信息部,职务是科 员,发证日期为1991年10月1日。朱庄虹认为科员是干部级别的职称,这是证明自己在工商银行总行有干部身份的重要证据。

刘景省律师对此也表达了类似看法,他认为朱庄虹所出示的当时在工商银行总行规划信息部任科员的工作证是主要证据。工作证是一个单 位发给工作人员的证明,证明了该人员的包括职务的基本信息,而科员是干部级别的称谓。

庭审中,工商银行方面的代理人认为朱庄虹混淆了劳动关系和人事关系的概念,其认为缺失了干部录用表导致劳动关系不能成立或延续是 根本错误的,不能成立,请求法庭驳回其诉讼要求。

关于工商银行方面对此案的具体立场如何,《法人》记者联系到工商银行方面负责此案的人事处魏处长,但她以“无可奉告”为由拒绝了 采访。

尽管一审败诉,但朱庄虹表示不会放弃对自己干部身份的追索。他表示,这次诉讼解决不了问题,还有二审,还有其他解决程序。现在, 他还在档案部门提出了申诉,正在等待申诉程序的启动,将来不排除向法庭提出其他诉讼。

凤凰财经连接

 http://finance.ifeng.com/news/hgjj/20090306/424871.shtml

股票资讯连接

http://www.cj588588.com/finance/jjkb/117465.html

和讯发表连接

http://stock.baidu.com/2009-03-09/115431499.html

新浪连接

http://bbs.club.sina.com.cn/tableforum/App/view.php?bbsid=34 2&subid=0&fid=31598&tbid=5657

中国企业法律保障网连接

http://www.cclpp.com/info/157830_166506.vm

法人杂志发表连接

http://www.legaldaily.com.cn/zbzk/2009-03/10/content_1051285 .htm

2009-03-12

民事上诉书

 

上诉人:    朱庄虹,性别:男,年龄:49岁,籍贯:江西,职业:自由职业, 家庭地址:,邮编:,电话:

 

被上诉人:  中国工商银行总行,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55号,邮编:100032

法人代表:  姜建清,职务:董事长,电话

 

上诉人因与被上诉人人事档案丢失,造成经济损失,不服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08)西民初字第1366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现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  1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判令撤销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08)西民初字第13669号民事判决书,重新审理并依法改判,判令上诉人一审的诉讼请求所求。

            2判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上诉事实及理由:

原判决第一款:“根据原告朱庄虹提供的相关证据可以认定朱庄虹199110月至199511月期间在被告工总行系企业法人,故双方履行劳动合同发生的纠纷属于劳动争议”。上诉人不同意: 1995年《商业银行法》《劳动法》才实施,上诉人199110月到199511月期间没有履行劳动合同的相关法律依据,《企业职工档案管理工作规定》界定,被上诉人与上诉人是企业中人事关系上诉人档案中,民事判决书没有写上上诉人当庭提供的重要证据:原告在被告及被告所属单位的履历证明。该证明说明了上诉人在被上诉人单位期间,要真实就不连续、要连续就不真实的干部履历。故是上诉人诉求的基础。

 

  199269 日劳动部 国家档案局关于颁发《企业职工档案管理工作规定》的通知前言第三段 企业中由国家任命的干部,其档案管理,仍按国家有关规定执行。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中的工人档案管理,参照本规定执行,所以。企业性质不能完全决定个人的人事与劳动关系,个人工作的岗位,才是决定其关系种类的关键。上诉人199110月到199511月都是在干部管理岗位工作的,所以档案管理,应按国家有关规定执行,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是人事关系。

 就是按照企业性质划分,也不能确定所有的人事和劳动关系,“登记制”下的企业与“审批制”的企业是不一样的,前者是纯商业性的,后者是消除专业行政职能的特殊企业,199571日实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二章第十一条规定 第十一条    设立商业银行,应当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审查批准。被上诉人企业性质就属于后者。故上诉人199110月进人与上诉人单位的关系就是人事关系。因为国家专业银行还没有开始向国有商业银行的改革。“审批制”的企业,其行政职能的消除也是有历史变化的,同样也不能以此确定所有的该类企业的人事和劳动关系,国发(199391《国务院关于金融体制改革的决定》三、把国家专业银行办成真正的国有商业银行(一)在政策性业务分离出去之后,现国家各专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和中国人民建设银行)要尽快转变为国有商业银行,按现代商业银行经营机制运行,可见,199110月到199511月上诉人是在被上诉人专业行政职能向商业企业职能转化还没开始时,就已离开了,因为,199571日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和199511日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是标志该类企业行政职能发生变化的开始,199110月到199511月的银行不是纯企业,被上诉人单位中含有人事关系,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属人事关系。

 即便是“审批制”专业行政职能向商业企业职能转化中的企业,也有上下逐步转化之分,严格地界定出地方人事与国家人事的关系,工银发(199179号《关于中国工商银行一1991年招收录用干部的联合通知》第二条;说明了被上讼人一年就由社会招收业务干部4223名,发文范围是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西藏不发)及计划单列市人事(劳动人事)厅(局)、工商银行分行、长春、杭州金融管理干部学院:不包括被上诉人机关,可见该类企业基层的企业化还没开始,且机关更是直辖于国家,故地方干部与国家干部,有着严格的划分。199110月到199511月,上诉人是在被上诉人机关工作的,所以属于国家干部,其档案管理,应按国家有关规定执行。

 民事判决书没有写上上诉人当庭提供的证据;个人委托管理人事档案合同。该证据说明上诉人现档案为固定工人身份,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和国家人事局80)银政字第137号、国人调[1980]246 《关于下达中国人民银行系统1980年劳动计划和招收、录用干部的通知》一,加强1980年劳动计划的管理,第三,调入的职工包括各省、市、自治区人民银行系统范围内以及人民银行系统以外的单位,调入的领导干部、业务骨干和归队职工等,均占今年增人指标。二,招收、录用干部的原则、条件和具体办法1,招收、录用的对象和条件4新吸收录用的人员从录取之日起,试用期一年。按照银行业务人员条件考核合格的,由所在部门填写考核和转正定级意见,报上级行批准转为国家正式干部。这和上诉人提供给法庭的198043日的转正定级登记表的相互说明,事实依据与法律准绳齐全,这证明外面进银行的人都占指标,内部员工更应占干部指标,上诉人具备国家正式干部身份和指标,而吸收录用干部审批表的填写始于1982年,根据(劳人干(1982147号劳动人事部关于制定《吸收录用干部问题的若干规定》的通知上诉人是在有吸收录用干部审批表之前就已经是国家正式干部,不是当年新增加的干部。到现在那批干部都没有填写吸收录用干部审批表(即干部指标),但也没有影响他们的干部身份和待遇,因为他们已经早就占有了实际指标。人行转为工行以后,且没有撤消和重发修改该文件的通知,故证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人事关系是延续的,而非劳动关系。

民事判决书没有写上上诉人当庭提供的证据:助理经济师资格证,该证据说明上诉人是按干部管理任命的经济员。上诉人19874月工商银行东城区办事处颁发的助理经济师资格证书是按照 《经济专业人员职务试行条例》,第二章 任职基本条件 第七条 助理经济师,中等专业学校毕业,从事经济员工作四年以上的标准评上的。而上诉人四年以上的经济员的职务是任命的,非聘任制,故工行早就承认了人行与上诉人的人事关系:因为该文是1986 4 转发的,这之前,国家是没有评聘标准的;如按照聘任制的评聘标准第二章 任职基本条件 第六条   经济员大学专科、中等专业学校毕业,在经济专业岗位上见习一年期满,经考察合格的条件,上诉人也不够资格;因为上诉人是1982年到1984年全脱产带薪上的中专,无论是1979年到1982年的工作时间,还是1984年到1987年的工作时间,都不够助理经济师需要的经济员4年的工作时间的聘任条件。所以上诉人取得的经济员不是聘任制,而是任命制,证明了不是劳动合同关系,是任命制,即干部管理权限下的人事关系该文件中明确说明:第五章,聘任与任命,第十七条 实行专业职务任命制的部门,应按干部管理权限。工行承认人行按干部管理权限任命的经济员,继而总行根据该文件第二章 任职基本条件 第八条 大学专科毕业,从事助理经济师工作四年以上的条件评聘上诉人为经济师,事实上也就是承认了上诉人在总行期间属人事关系。

1991年到1995年期间,人事管理包括职称管理《关于干部档案材料收集、归档的暂行规定》(中共中央组织部 1991329日),一、 收集归档的范围(七) 评聘专业技术职务(职称)工作中形成的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申报表、专业技术职务考绩材料、聘任专业职务的审批表、套改和晋升专业职务(职称)审批表。劳动管理不包括职称范围见 199269日劳动部国家档案局《企业职工档案管理工作规定》第三章 档案的内容,所以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是人事关系。

民事判决书没有写上上诉人当庭提供的证据:人才中心提供证明,编号0014218文件,该证据说明被上诉人丢失文件的事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04)民立他字第47号《关于人事档案被原单位丢失后当事人起诉原单位补办人事档案并赔偿经济损失是否受理的复函》“保存档案的企事业单位,违反关于妥善保存档案的法律规定,丢失他人档案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档案关系人起诉请求补办档案、赔偿损失的,人民法院应当作为民事案件受理”。这与上诉人起诉书,明确说出档案的名称,具体到199110月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丢失,又用北京市人才档案公共管理服务中心出具给阅档单位点名此缺失文件(人才中心提供证明,编号0014218)为依据。这是与法理相符合的。上诉人诉求是以人事档案丢失造成的损失诉求的,被上诉人改制前的全民所有制企事业单位性制和现在的完全企业化的性质,都适合该最高人民法院(2004)民立他字第47号文件受理范围。

 

原判决第二款“原告朱庄虹要求补回1991104日进入被告单位,其亲手填写的干部录用表,该项诉讼请求成立的前题是是该干部录用表在当时是客观存在的,而原告朱庄虹1995年调离工总行后其人事档案随之转至新的工作单位,根据目前存档单位提供的证明,人事档案中无干部录用表,因此原告负有证明其于199110月亲自填写了该干部录用表且该表存于其人事档案中这一基本事实的举证责任,本案诉讼中原告未能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该事实的存在,故本院对原告朱庄虹的上述诉讼请求不与支持”。上诉人不同意:199156日中共中央组织部 人事部规定,工人与干部在规定的条件下,都可以被国家机关录用,不填写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就是违反国家规定的,上诉人有被上诉人因档案丢失希望解决问题的的录音,民事判决书没有写上上诉人当庭提供的该重要证据:证明被上诉人认为199110月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不存在是有问题的。

职称评审表不真实,不是说明职称的不真实,而是上诉讼人专业技术职务评审申报表的年序不真实。199110月上诉人调入总行,之后的199212月通过的专业技术职务评审申报表评上的经济师,被上诉人要求上诉人填写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分行的表,导致在档案人员与调配人员分工的人事管理中,1991年入总行的干部录用表的撤出长期不被准备接收档案的单位发现。调配人员政审时认为上诉人是总行经济师,可上诉人档案时间就不连续了,因为没有199110进入总行的记录。如用人单位通过被上诉人调查,上诉人是无法取证的。结果是均无单位接收上诉人档案。而档案人员看到目录没有199110月上诉人进入总行的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的记录,而有分行报总行、年序不真实的业技术职务评审申报表,误认为上诉人是分行借调总行的,后面有其他的总行履历也不奇怪了。从工银发[1991]79号《关于中国工商银行一1991年招收录用干部的联合通知》 的发文范围看到的是,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西藏不发)及计划单列市人事(劳动人事)厅(局)、工商银行分行、长春、杭州金融管理干部学院:其发文的范围中,不包括总行机关部室,说明分行和总行不是一个级别的干部管理权限。准备接受档案的单位查不到总行的国家干部录用记录,也查不到19794的入行记录即《北京灯市口中学77届毕业生安置情况登记表》,故存档虽没有时间不连续的问题,人事关系就是接不上。因为199110月上诉人的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被撤出了,这一造假案长期隐藏的事实,说明撤出199110月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是有预谋的,这是199110月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存在的前提之一。

上诉人在被上诉人及被上诉人所属单位的干部履历证明说明了没有1991年进入被上诉人单位的记录。根据《关于干部档案材料收集、归档的暂行规定》(中共中央组织部 1991329日)一、收集归档的范围(一)干部调配,如干部履历表、履历书,(二)录用和聘用干部工作中形成的录用和聘用审批表;《企业职工档案管理工作规定》第二章机构和职责中第八条企业职工档案管理部门的职责(四)登记职工工作变动情况,第三章第九条企业职工档案的内容和分类(一)档案的内容(四)履历材料;(五)政审材料(九)招用、调动资料。被上诉人的分行和总行不是一个干部管理权限级别,所以不论是干部还是工人在调配、录用等变动都属于上述文件中规定的档案收集归档范围,都应该有档案记录。上诉人在被上诉人单位进、出都没有历史记录。有北京市人才档案公共管理服务中出具的履历证明,上诉人档案在1991年没有任何记录。被上诉人违反相关规定,手续缺失。这是199110月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存在的前提之二。

民事判决书没有写上上诉人当庭提供的证据:半脱产、脱产带薪学习的大、中专毕业证,该证据说明上诉人是选调干部的重要条件,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改变中央和国家机关直接从应届大专毕业生中吸收干部的通知》中发(198412号文件规定(一)中央和国家机关补充干部,应严格控制在法定的干部编制数内;(二) 中央和国家机关选调的干部,应当是技术、管理工作或政治工作急需的骨干,以及经过实践考验的优秀青年干部。被上诉人认定的总行规划信息部经济师的评审意见:“朱庄虹199110月调我部,专业工作年限13年”第二段“该同志十多年来,从基层第一线一步步选拔到总行机关工作,具有较好的专业知识有业务能力”。说明上诉人按照国家选调干部标准进入被上诉人。而该通知中包括优秀干部和业务骨干,这就说明进被上诉单位人没有干部与工人在录用干部上的区别,即工人和干部都有资格进入被上诉人,与在基层单位是不是干部无关,故不能认为没有基层单位吸收录用干部审批表就没有资格进入总行。但都要控制在法定的编制指标内进入总行干部编制,填写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这是199110月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存在的前提之三。

民事判决书没有写上上诉人当庭提供的证据:专业技术职务(续)聘任登记表,该证据证明上诉讼人已经在被上诉单位以干部身份工作的事实,根据中共中央组织部 人事部人计发[1991]5号关于下达《1991年全民所有制单位增加干部计划》的通知,第四、严格控制机关、事业单位的干部增长,从1991年起,机关事业单位无论以何种形式新增干部(包括聘用制干部),都要在国家下达的增干计划内进行。没有增干计划指标的,一律不准增加干部。第七条 继续严格控制从社会上招收干部。该通知没有对年龄做限制,加之上诉人有被上诉人专业技术职务(续)聘任登记表,已经在总行干部岗位工作的事实,说明了无论什么形式(包括社会招工)进入机关都要有进人指标。上诉人亲手填写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才拿到被上诉人的工作证,按照国家规定,上诉人在离开分行事实腾出地方干部(或者员工)指标以后,正式进入总行部门的综合管理岗位工作是增干计划指标内的,如果不填写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就违反了国家规定。这是199110月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存在的前提之四。

民事判决书没有写上上诉人当庭提供的证据:被告回答原来录音文字资料及录音(用录音笔刻的盘)该证据说明被上诉人已经承认档案发生问题的事实,200864日被上诉人提供给法庭被上诉人当时人力资源部主管档案工作的王云贵副总经理,是上诉人在被上诉人经办单位人事部二处的见证人,他的录音也证明了,被上诉人承认上诉人档案有问题,且推称没有为上诉人做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这是199110月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存在的前提之五。

民事判决书没有写上上诉人当庭提供的证据:199310月在工商银行教育部、规划信息部与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干部学校联合签发的结业证书,该证据说明上诉人在被上诉人单位享受到的干部待遇之一,根据19911012中共中央组织部人事部关于印发《全民所有制企业聘用制干部管理暂行规定》的通知,人法发(1991)5第二十条聘用制干部可以参加国家机关的招考,聘用制领导干部也可以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被选调到国家机关工作,一经录取或选调,即办理干部录用手续,享受国家机关干部的待遇。上诉人事实已经在被上诉人单位享受到了提高工资、干部培训(有结业证和照片)、小孩入托和评聘职称等国家机关干部的待遇。这是199110月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存在的前提之六。(法庭认定的上诉人转正表写明初期拿31,符合当时一般干部最低26级月薪31元标准

三原判决第三款“依据我国劳动法的相关规定,用人单位有义务为其职工缴纳各项社会保险,原告朱庄虹已于199511月调离被告工总行,自此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因此,原告朱庄虹要求被告工总行赔偿2001年至2007年期间上诉人自行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的诉讼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与支持。”。上诉人不同意: 符合时效的人才中心提供证明,编号(0023351)文件,民事判决书有一处严重错误:“原告朱庄虹称其缴纳各项保险金总额为2213361元”其实,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原告保险损失数额证明(收据和发票)。北京市人才档案公共管理服务中心社保二科”证明的是:这一期间的各项保险金额的收据和发票金额,减去上诉人已经应该缴纳的个人那块各项保险的份额的余额2213361元,该表证明的2213361元,是上诉人是代单位按不同年份的比例和不同保险的不同比例,共计缴纳的各项保险总额。这是违背《劳动法》的,上诉人的19794月《北京灯市口中学77届毕业生安置情况登记表》缺失,被上诉人没做审核,或者是撤出。引起上诉人人事关系档案变成不正常的劳动关系档案,故造成上诉人负担单位应缴的多项保险的损失。是被上诉人应负的人事档案丢失造成损失的民事责任。

 民事判决书没有写上上诉人当庭提供的证据:人才中心提供证明,编号(0023351)文件,该证据证明上诉人档案中工作开始的记录《北京灯市口中学77届毕业生安置情况登记表》都没有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二条,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上诉人因19794月《北京灯市口中学77届毕业生安置情况登记表》人事档案缺失,单位无法计算保险年限。(导致2001216日丢失证明出现)用人单位只能是存档单位,存档单位不能为上诉人上保险,故2001年到2007年期间,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的责任都由上诉人本人承担,这一损失的造成,是由于被上诉人没做审核、或者是撤出档案,负有直接的法律责任。

民事判决书没有写上上诉人当庭提供的证据:东城区档案局发票复印件 3317128)和邮局查询申请书,证明上诉人在法庭上介绍2001216日工商银行东城支行出具丢失19794月的“招工表”的根据和及时告知被上诉人的事实,东城支行丢失档案证明(在法庭中有上诉讼人陈述记录)虽掩盖了总行撤出该文件的可能,却已经承认了将上诉人档案丢失的事实。但其证明的名称“招工表”表示劳动关系的内容与实际的19794月《北京灯市口中学77届毕业生安置情况登记表》证明人事文件之一的内容不相符。根据(劳人干(1982)147号劳动人事部关于制定《吸收录用干部问题的若干规定》的通知 可以从工人中吸收和从社会上录用,也可以从社会上招聘,可见招工表不是证明上诉人历史上的人事关系的唯一依据,更不是现在劳动关系的全部证明,而转正定级表已确认了干部身份(上诉人告知法庭该丢失证明还在档案中,有庭审记录)。20074月,上诉人才找到19794月《北京灯市口中学77届毕业生安置情况登记表》复印件存在东城档案局,上诉人在该局当天复印费发票,证明上诉人找到该文件的事实。上诉人有2007515日邮局证明复印件,说明20074月上诉人找到19794月《北京灯市口中学77届毕业生安置情况登记表》复印件证据就与被上诉人在法定时间内联系的`事实。2008121日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在法庭交换证据时,上诉人又在法定时间和人才中心证明规定时效期内(30天),请北京市人才档案公共管理服务中心,出具了19794月《北京灯市口中学77届毕业生安置情况登记表》复印件后补的证明(20081119日人才中心提供证明,编号0023351)。现原件仍丢失。该事实证明了被上诉人负有直接责任的原因。

上诉人档案19794月《北京灯市口中学77届毕业生安置情况登记表》的丢失,是被上诉人没有审查出来,或者是撤出的结果,这就导致工商银行东城支行出具的丢失证明,使得上诉人到现在还处在不正常的劳动关系中,侵害没有终止。故2001年到2007年上诉人代替单位缴纳各项保险形成损失,这适用于最高人民法院(2004)民立他字第47号文件;“保存档案的企事业单位,违反关于妥善保存档案的法律规定,丢失他人档案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档案关系人起诉请求补办档案、赔偿损失的,人民法院应当作为民事案件受理”。

总之,被上诉人丢失上诉人档案,造成的人事关系变成个人和个人代“用人单位”缴纳多项保险的非法劳动关系,其侵害仍未中止,被上诉人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西城区人民法院根据人事仲裁对被上诉人现在企业性质审理认定,忽视企业中国家任命干部的人事关系,是做出本案驳回的错误依据,被上诉人199110月到199511月的性质由纯事业向企事业的转化还没开始,故不能以现在该企业的性质来推断在《劳动法》还没出台时,双方就是因履行劳动合同产生纠纷的劳动争议关系。中国人民银行和国家人事局80)银政字第137号、国人调[1980]246 《关于下达中国人民银行系统1980年劳动计划和招收、录用干部的通知》“由所在部门填写考核和转正定级意见,报上级行批准转为国家正式干部”与本案认定的转正定级表没有出入,上诉人不需要做身份确认,就是国家干部,有干部身份就应该有干部指标,上诉人要求补回干部录用表(干部指标)和赔偿相应损失,符合最高人民法院(2004)民立他字第47号文件的要求,故对法院不与支持的决定不服,特提出上诉,请求上级人民法院予以重新审理,依法改判。

此致: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朱庄虹

 
                                                         2009
32

附:本诉状副本 2 

 

民事上诉书

 

上诉人:    朱庄虹,性别:男,年龄:49岁,籍贯:江西,职业:自由职业, 家庭地址:,邮编:,电话:

 

被上诉人:  中国工商银行总行,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55号,邮编:100032

法人代表:  姜建清,职务:董事长,电话

 

上诉人因与被上诉人人事档案丢失,造成经济损失,不服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08)西民初字第1366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现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  1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判令撤销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08)西民初字第13669号民事判决书,重新审理并依法改判,判令上诉人一审的诉讼请求所求。

            2判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上诉事实及理由:

原判决第一款:“根据原告朱庄虹提供的相关证据可以认定朱庄虹199110月至199511月期间在被告工总行系企业法人,故双方履行劳动合同发生的纠纷属于劳动争议”。上诉人不同意: 1995年《商业银行法》《劳动法》才实施,上诉人199110月到199511月期间没有履行劳动合同的相关法律依据,《企业职工档案管理工作规定》界定,被上诉人与上诉人是企业中人事关系上诉人档案中,民事判决书没有写上上诉人当庭提供的重要证据:原告在被告及被告所属单位的履历证明。该证明说明了上诉人在被上诉人单位期间,要真实就不连续、要连续就不真实的干部履历。故是上诉人诉求的基础。

 

  199269 日劳动部 国家档案局关于颁发《企业职工档案管理工作规定》的通知前言第三段 企业中由国家任命的干部,其档案管理,仍按国家有关规定执行。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中的工人档案管理,参照本规定执行,所以。企业性质不能完全决定个人的人事与劳动关系,个人工作的岗位,才是决定其关系种类的关键。上诉人199110月到199511月都是在干部管理岗位工作的,所以档案管理,应按国家有关规定执行,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是人事关系。

 就是按照企业性质划分,也不能确定所有的人事和劳动关系,“登记制”下的企业与“审批制”的企业是不一样的,前者是纯商业性的,后者是消除专业行政职能的特殊企业,199571日实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二章第十一条规定 第十一条    设立商业银行,应当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审查批准。被上诉人企业性质就属于后者。故上诉人199110月进人与上诉人单位的关系就是人事关系。因为国家专业银行还没有开始向国有商业银行的改革。“审批制”的企业,其行政职能的消除也是有历史变化的,同样也不能以此确定所有的该类企业的人事和劳动关系,国发(199391《国务院关于金融体制改革的决定》三、把国家专业银行办成真正的国有商业银行(一)在政策性业务分离出去之后,现国家各专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和中国人民建设银行)要尽快转变为国有商业银行,按现代商业银行经营机制运行,可见,199110月到199511月上诉人是在被上诉人专业行政职能向商业企业职能转化还没开始时,就已离开了,因为,199571日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和199511日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是标志该类企业行政职能发生变化的开始,199110月到199511月的银行不是纯企业,被上诉人单位中含有人事关系,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属人事关系。

 即便是“审批制”专业行政职能向商业企业职能转化中的企业,也有上下逐步转化之分,严格地界定出地方人事与国家人事的关系,工银发(199179号《关于中国工商银行一1991年招收录用干部的联合通知》第二条;说明了被上讼人一年就由社会招收业务干部4223名,发文范围是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西藏不发)及计划单列市人事(劳动人事)厅(局)、工商银行分行、长春、杭州金融管理干部学院:不包括被上诉人机关,可见该类企业基层的企业化还没开始,且机关更是直辖于国家,故地方干部与国家干部,有着严格的划分。199110月到199511月,上诉人是在被上诉人机关工作的,所以属于国家干部,其档案管理,应按国家有关规定执行。

 民事判决书没有写上上诉人当庭提供的证据;个人委托管理人事档案合同。该证据说明上诉人现档案为固定工人身份,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和国家人事局80)银政字第137号、国人调[1980]246 《关于下达中国人民银行系统1980年劳动计划和招收、录用干部的通知》一,加强1980年劳动计划的管理,第三,调入的职工包括各省、市、自治区人民银行系统范围内以及人民银行系统以外的单位,调入的领导干部、业务骨干和归队职工等,均占今年增人指标。二,招收、录用干部的原则、条件和具体办法1,招收、录用的对象和条件4新吸收录用的人员从录取之日起,试用期一年。按照银行业务人员条件考核合格的,由所在部门填写考核和转正定级意见,报上级行批准转为国家正式干部。这和上诉人提供给法庭的198043日的转正定级登记表的相互说明,事实依据与法律准绳齐全,这证明外面进银行的人都占指标,内部员工更应占干部指标,上诉人具备国家正式干部身份和指标,而吸收录用干部审批表的填写始于1982年,根据(劳人干(1982147号劳动人事部关于制定《吸收录用干部问题的若干规定》的通知上诉人是在有吸收录用干部审批表之前就已经是国家正式干部,不是当年新增加的干部。到现在那批干部都没有填写吸收录用干部审批表(即干部指标),但也没有影响他们的干部身份和待遇,因为他们已经早就占有了实际指标。人行转为工行以后,且没有撤消和重发修改该文件的通知,故证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人事关系是延续的,而非劳动关系。

民事判决书没有写上上诉人当庭提供的证据:助理经济师资格证,该证据说明上诉人是按干部管理任命的经济员。上诉人19874月工商银行东城区办事处颁发的助理经济师资格证书是按照 《经济专业人员职务试行条例》,第二章 任职基本条件 第七条 助理经济师,中等专业学校毕业,从事经济员工作四年以上的标准评上的。而上诉人四年以上的经济员的职务是任命的,非聘任制,故工行早就承认了人行与上诉人的人事关系:因为该文是1986 4 转发的,这之前,国家是没有评聘标准的;如按照聘任制的评聘标准第二章 任职基本条件 第六条   经济员大学专科、中等专业学校毕业,在经济专业岗位上见习一年期满,经考察合格的条件,上诉人也不够资格;因为上诉人是1982年到1984年全脱产带薪上的中专,无论是1979年到1982年的工作时间,还是1984年到1987年的工作时间,都不够助理经济师需要的经济员4年的工作时间的聘任条件。所以上诉人取得的经济员不是聘任制,而是任命制,证明了不是劳动合同关系,是任命制,即干部管理权限下的人事关系该文件中明确说明:第五章,聘任与任命,第十七条 实行专业职务任命制的部门,应按干部管理权限。工行承认人行按干部管理权限任命的经济员,继而总行根据该文件第二章 任职基本条件 第八条 大学专科毕业,从事助理经济师工作四年以上的条件评聘上诉人为经济师,事实上也就是承认了上诉人在总行期间属人事关系。

1991年到1995年期间,人事管理包括职称管理《关于干部档案材料收集、归档的暂行规定》(中共中央组织部 1991329日),一、 收集归档的范围(七) 评聘专业技术职务(职称)工作中形成的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申报表、专业技术职务考绩材料、聘任专业职务的审批表、套改和晋升专业职务(职称)审批表。劳动管理不包括职称范围见 199269日劳动部国家档案局《企业职工档案管理工作规定》第三章 档案的内容,所以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是人事关系。

民事判决书没有写上上诉人当庭提供的证据:人才中心提供证明,编号0014218文件,该证据说明被上诉人丢失文件的事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04)民立他字第47号《关于人事档案被原单位丢失后当事人起诉原单位补办人事档案并赔偿经济损失是否受理的复函》“保存档案的企事业单位,违反关于妥善保存档案的法律规定,丢失他人档案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档案关系人起诉请求补办档案、赔偿损失的,人民法院应当作为民事案件受理”。这与上诉人起诉书,明确说出档案的名称,具体到199110月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丢失,又用北京市人才档案公共管理服务中心出具给阅档单位点名此缺失文件(人才中心提供证明,编号0014218)为依据。这是与法理相符合的。上诉人诉求是以人事档案丢失造成的损失诉求的,被上诉人改制前的全民所有制企事业单位性制和现在的完全企业化的性质,都适合该最高人民法院(2004)民立他字第47号文件受理范围。

 

原判决第二款“原告朱庄虹要求补回1991104日进入被告单位,其亲手填写的干部录用表,该项诉讼请求成立的前题是是该干部录用表在当时是客观存在的,而原告朱庄虹1995年调离工总行后其人事档案随之转至新的工作单位,根据目前存档单位提供的证明,人事档案中无干部录用表,因此原告负有证明其于199110月亲自填写了该干部录用表且该表存于其人事档案中这一基本事实的举证责任,本案诉讼中原告未能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该事实的存在,故本院对原告朱庄虹的上述诉讼请求不与支持”。上诉人不同意:199156日中共中央组织部 人事部规定,工人与干部在规定的条件下,都可以被国家机关录用,不填写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就是违反国家规定的,上诉人有被上诉人因档案丢失希望解决问题的的录音,民事判决书没有写上上诉人当庭提供的该重要证据:证明被上诉人认为199110月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不存在是有问题的。

职称评审表不真实,不是说明职称的不真实,而是上诉讼人专业技术职务评审申报表的年序不真实。199110月上诉人调入总行,之后的199212月通过的专业技术职务评审申报表评上的经济师,被上诉人要求上诉人填写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分行的表,导致在档案人员与调配人员分工的人事管理中,1991年入总行的干部录用表的撤出长期不被准备接收档案的单位发现。调配人员政审时认为上诉人是总行经济师,可上诉人档案时间就不连续了,因为没有199110进入总行的记录。如用人单位通过被上诉人调查,上诉人是无法取证的。结果是均无单位接收上诉人档案。而档案人员看到目录没有199110月上诉人进入总行的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的记录,而有分行报总行、年序不真实的业技术职务评审申报表,误认为上诉人是分行借调总行的,后面有其他的总行履历也不奇怪了。从工银发[1991]79号《关于中国工商银行一1991年招收录用干部的联合通知》 的发文范围看到的是,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西藏不发)及计划单列市人事(劳动人事)厅(局)、工商银行分行、长春、杭州金融管理干部学院:其发文的范围中,不包括总行机关部室,说明分行和总行不是一个级别的干部管理权限。准备接受档案的单位查不到总行的国家干部录用记录,也查不到19794的入行记录即《北京灯市口中学77届毕业生安置情况登记表》,故存档虽没有时间不连续的问题,人事关系就是接不上。因为199110月上诉人的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被撤出了,这一造假案长期隐藏的事实,说明撤出199110月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是有预谋的,这是199110月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存在的前提之一。

上诉人在被上诉人及被上诉人所属单位的干部履历证明说明了没有1991年进入被上诉人单位的记录。根据《关于干部档案材料收集、归档的暂行规定》(中共中央组织部 1991329日)一、收集归档的范围(一)干部调配,如干部履历表、履历书,(二)录用和聘用干部工作中形成的录用和聘用审批表;《企业职工档案管理工作规定》第二章机构和职责中第八条企业职工档案管理部门的职责(四)登记职工工作变动情况,第三章第九条企业职工档案的内容和分类(一)档案的内容(四)履历材料;(五)政审材料(九)招用、调动资料。被上诉人的分行和总行不是一个干部管理权限级别,所以不论是干部还是工人在调配、录用等变动都属于上述文件中规定的档案收集归档范围,都应该有档案记录。上诉人在被上诉人单位进、出都没有历史记录。有北京市人才档案公共管理服务中出具的履历证明,上诉人档案在1991年没有任何记录。被上诉人违反相关规定,手续缺失。这是199110月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存在的前提之二。

民事判决书没有写上上诉人当庭提供的证据:半脱产、脱产带薪学习的大、中专毕业证,该证据说明上诉人是选调干部的重要条件,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改变中央和国家机关直接从应届大专毕业生中吸收干部的通知》中发(198412号文件规定(一)中央和国家机关补充干部,应严格控制在法定的干部编制数内;(二) 中央和国家机关选调的干部,应当是技术、管理工作或政治工作急需的骨干,以及经过实践考验的优秀青年干部。被上诉人认定的总行规划信息部经济师的评审意见:“朱庄虹199110月调我部,专业工作年限13年”第二段“该同志十多年来,从基层第一线一步步选拔到总行机关工作,具有较好的专业知识有业务能力”。说明上诉人按照国家选调干部标准进入被上诉人。而该通知中包括优秀干部和业务骨干,这就说明进被上诉单位人没有干部与工人在录用干部上的区别,即工人和干部都有资格进入被上诉人,与在基层单位是不是干部无关,故不能认为没有基层单位吸收录用干部审批表就没有资格进入总行。但都要控制在法定的编制指标内进入总行干部编制,填写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这是199110月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存在的前提之三。

民事判决书没有写上上诉人当庭提供的证据:专业技术职务(续)聘任登记表,该证据证明上诉讼人已经在被上诉单位以干部身份工作的事实,根据中共中央组织部 人事部人计发[1991]5号关于下达《1991年全民所有制单位增加干部计划》的通知,第四、严格控制机关、事业单位的干部增长,从1991年起,机关事业单位无论以何种形式新增干部(包括聘用制干部),都要在国家下达的增干计划内进行。没有增干计划指标的,一律不准增加干部。第七条 继续严格控制从社会上招收干部。该通知没有对年龄做限制,加之上诉人有被上诉人专业技术职务(续)聘任登记表,已经在总行干部岗位工作的事实,说明了无论什么形式(包括社会招工)进入机关都要有进人指标。上诉人亲手填写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才拿到被上诉人的工作证,按照国家规定,上诉人在离开分行事实腾出地方干部(或者员工)指标以后,正式进入总行部门的综合管理岗位工作是增干计划指标内的,如果不填写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就违反了国家规定。这是199110月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存在的前提之四。

民事判决书没有写上上诉人当庭提供的证据:被告回答原来录音文字资料及录音(用录音笔刻的盘)该证据说明被上诉人已经承认档案发生问题的事实,200864日被上诉人提供给法庭被上诉人当时人力资源部主管档案工作的王云贵副总经理,是上诉人在被上诉人经办单位人事部二处的见证人,他的录音也证明了,被上诉人承认上诉人档案有问题,且推称没有为上诉人做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这是199110月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存在的前提之五。

民事判决书没有写上上诉人当庭提供的证据:199310月在工商银行教育部、规划信息部与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干部学校联合签发的结业证书,该证据说明上诉人在被上诉人单位享受到的干部待遇之一,根据19911012中共中央组织部人事部关于印发《全民所有制企业聘用制干部管理暂行规定》的通知,人法发(1991)5第二十条聘用制干部可以参加国家机关的招考,聘用制领导干部也可以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被选调到国家机关工作,一经录取或选调,即办理干部录用手续,享受国家机关干部的待遇。上诉人事实已经在被上诉人单位享受到了提高工资、干部培训(有结业证和照片)、小孩入托和评聘职称等国家机关干部的待遇。这是199110月干部录用表(即国家干部指标)存在的前提之六。(法庭认定的上诉人转正表写明初期拿31,符合当时一般干部最低26级月薪31元标准

三原判决第三款“依据我国劳动法的相关规定,用人单位有义务为其职工缴纳各项社会保险,原告朱庄虹已于199511月调离被告工总行,自此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因此,原告朱庄虹要求被告工总行赔偿2001年至2007年期间上诉人自行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的诉讼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与支持。”。上诉人不同意: 符合时效的人才中心提供证明,编号(0023351)文件,民事判决书有一处严重错误:“原告朱庄虹称其缴纳各项保险金总额为2213361元”其实,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原告保险损失数额证明(收据和发票)。北京市人才档案公共管理服务中心社保二科”证明的是:这一期间的各项保险金额的收据和发票金额,减去上诉人已经应该缴纳的个人那块各项保险的份额的余额2213361元,该表证明的2213361元,是上诉人是代单位按不同年份的比例和不同保险的不同比例,共计缴纳的各项保险总额。这是违背《劳动法》的,上诉人的19794月《北京灯市口中学77届毕业生安置情况登记表》缺失,被上诉人没做审核,或者是撤出。引起上诉人人事关系档案变成不正常的劳动关系档案,故造成上诉人负担单位应缴的多项保险的损失。是被上诉人应负的人事档案丢失造成损失的民事责任。

 民事判决书没有写上上诉人当庭提供的证据:人才中心提供证明,编号(0023351)文件,该证据证明上诉人档案中工作开始的记录《北京灯市口中学77届毕业生安置情况登记表》都没有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二条,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上诉人因19794月《北京灯市口中学77届毕业生安置情况登记表》人事档案缺失,单位无法计算保险年限。(导致2001216日丢失证明出现)用人单位只能是存档单位,存档单位不能为上诉人上保险,故2001年到2007年期间,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的责任都由上诉人本人承担,这一损失的造成,是由于被上诉人没做审核、或者是撤出档案,负有直接的法律责任。

民事判决书没有写上上诉人当庭提供的证据:东城区档案局发票复印件 3317128)和邮局查询申请书,证明上诉人在法庭上介绍2001216日工商银行东城支行出具丢失19794月的“招工表”的根据和及时告知被上诉人的事实,东城支行丢失档案证明(在法庭中有上诉讼人陈述记录)虽掩盖了总行撤出该文件的可能,却已经承认了将上诉人档案丢失的事实。但其证明的名称“招工表”表示劳动关系的内容与实际的19794月《北京灯市口中学77届毕业生安置情况登记表》证明人事文件之一的内容不相符。根据(劳人干(1982)147号劳动人事部关于制定《吸收录用干部问题的若干规定》的通知 可以从工人中吸收和从社会上录用,也可以从社会上招聘,可见招工表不是证明上诉人历史上的人事关系的唯一依据,更不是现在劳动关系的全部证明,而转正定级表已确认了干部身份(上诉人告知法庭该丢失证明还在档案中,有庭审记录)。20074月,上诉人才找到19794月《北京灯市口中学77届毕业生安置情况登记表》复印件存在东城档案局,上诉人在该局当天复印费发票,证明上诉人找到该文件的事实。上诉人有2007515日邮局证明复印件,说明20074月上诉人找到19794月《北京灯市口中学77届毕业生安置情况登记表》复印件证据就与被上诉人在法定时间内联系的`事实。2008121日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在法庭交换证据时,上诉人又在法定时间和人才中心证明规定时效期内(30天),请北京市人才档案公共管理服务中心,出具了19794月《北京灯市口中学77届毕业生安置情况登记表》复印件后补的证明(20081119日人才中心提供证明,编号0023351)。现原件仍丢失。该事实证明了被上诉人负有直接责任的原因。

上诉人档案19794月《北京灯市口中学77届毕业生安置情况登记表》的丢失,是被上诉人没有审查出来,或者是撤出的结果,这就导致工商银行东城支行出具的丢失证明,使得上诉人到现在还处在不正常的劳动关系中,侵害没有终止。故2001年到2007年上诉人代替单位缴纳各项保险形成损失,这适用于最高人民法院(2004)民立他字第47号文件;“保存档案的企事业单位,违反关于妥善保存档案的法律规定,丢失他人档案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档案关系人起诉请求补办档案、赔偿损失的,人民法院应当作为民事案件受理”。

总之,被上诉人丢失上诉人档案,造成的人事关系变成个人和个人代“用人单位”缴纳多项保险的非法劳动关系,其侵害仍未中止,被上诉人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西城区人民法院根据人事仲裁对被上诉人现在企业性质审理认定,忽视企业中国家任命干部的人事关系,是做出本案驳回的错误依据,被上诉人199110月到199511月的性质由纯事业向企事业的转化还没开始,故不能以现在该企业的性质来推断在《劳动法》还没出台时,双方就是因履行劳动合同产生纠纷的劳动争议关系。中国人民银行和国家人事局80)银政字第137号、国人调[1980]246 《关于下达中国人民银行系统1980年劳动计划和招收、录用干部的通知》“由所在部门填写考核和转正定级意见,报上级行批准转为国家正式干部”与本案认定的转正定级表没有出入,上诉人不需要做身份确认,就是国家干部,有干部身份就应该有干部指标,上诉人要求补回干部录用表(干部指标)和赔偿相应损失,符合最高人民法院(2004)民立他字第47号文件的要求,故对法院不与支持的决定不服,特提出上诉,请求上级人民法院予以重新审理,依法改判。

此致: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朱庄虹

 
                                                         2009
32

附:本诉状副本 2 

 

2009-02-08

BTV-科教      档案要件缺失,金融学者告状

200921日法治进行时报道

主持人:在1992年的《人民日报》上有一篇关于金融业的评论,它的作者叫朱庄虹。今年48岁的朱庄虹在金融业已经打拼了30 年,他在清华、北大等数十所重点大学担任客做教授,被网友们称为草根金融家。前不久,因为自己的干部身份问题,朱庄虹将从前的工 作单位中国工商银行总行告上了西城法院。

 

朱庄虹:我是19794月份进来的,我1979年就拿31块钱,我是招干进来的,而不是招工进来的,我是第一拨高中生……

 

主持人:朱庄虹告诉法官,他是1979 年以集体招干的形式进入银行系统工作,根据国家相关的政策,转为干部之后,被调入中国工商银行总行,本来仕途平稳,但是朱庄虹却 因为与领导闹矛盾,又以干部身份调出了总行,直到20074 月份他在转档案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仍然是工人的身份,这时他才意识到,多年来之所以找不到金融业的工作,就是因为工行始终没有认 定自己的干部身份。

 

朱庄虹:紧紧地握住你的手说,我们新人新办法,或者说我们愿意和你工作在一起,到最后都不了了之……

 

工总行:他是以集体招干的形式进入了人民银行,那么相关的干部转正定级的手续应该在人民银行完成的,如果相关手续缺失,也应该向 当时的工作单位要求补办……

 

主持人:在法庭上,朱庄虹提交了107 份证据,包括他在工商银行总行编写的内部简报、在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上发表的经济评论,而这些文章都注明着作者的工作单位是中国 工商银行规划信息部。

 

朱庄虹:在负责档案或者叫运转文件这一块,一定是干部。不是干部的话,是不让做这种保密的和严谨的工作的……

 

主持人:朱庄虹要求工商银行补齐199110月他进入工商银行总行的干部录用表,赔偿他各项保险金2万余元。朱庄虹认为,如果自己不是干部身份,那么他之前发表的很多文章可能都会遭到质疑。

 

朱庄虹:因为金融业是一个非常严谨的单位,你会有很多的问题,和我现在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与我现在的工作实际是不对称的… …

 

工总行:他混淆的一个基本的劳动关系和人事关系的概念,所谓的缺失了招干表,还是缺失了干部录用表,导致了他的劳动关系不能成立 ,或者不能延续,我们认为这是根本错误的……

 

主持人:由于朱庄虹在业内的知名度比较高,因此这起案件还吸引了英国《金融时报》的一位记者前来旁听。

 

现场记者:您是对这个案件特别感兴趣

 

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因为我是记者,我现在就是来做我的工作啊

 

现场记者:是因为被告是工商银行吗?

 

英国《金融时报》记者:没有没有,就是我说我不接受采访。

 

主持人:虽然这起案件当庭没有判决,但是法官还是希望借这个机会,提醒那些经常换工作的人,要注意档案的完整性和连续性,以免将 来办理退休和保险等相关手续时遇到不必要的麻烦。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每个人从上小学就开始建立个人档案,随着阅历的增加,档案的内容也会越来越丰富,档案记载着一个人每一步的成 长经历,也是一份最详细的身份证明,一旦调动工作,前后两个单位的用工对接都需要档案,但是档案的主人至今没有知情权,朱庄虹的 案件,提出的档案管理的严肃性和公开化的问题,我们也将会继续关注案件的进展。

 

北京电视台法制进行时连接

http://you.video.sina.com.cn/b/18575037-1233717322.html

竞报 工行总行丢档案成被告       

朱庄虹在工商银行总行的部分档案丢失案件今日开庭

 档案是公民取得就业资格、缴纳社会保险、享受相关待遇所应具备的重要凭证。而金融专家朱庄虹却发现自己在工商银行总行的部分档 案丢失了,造成的后果是自己做了13年的“黑人”。朱庄虹将工商银行总行告上了法庭,要求后者补偿自己这十几年来的各种损失,本 案今天开庭。

  多封投诉信告发工行总行

  2005年6月11日,中组部办公厅信访部门、中纪委、银监会、最高人民检察院等单位相继收到了一封投诉信,被投诉人是中国 工商银行,投诉人是一名署了名的普通百姓——朱庄虹。朱庄虹称,工商银行将其1979年4月北京市东城区财政金融局招工表与19 91年10月进入工行总行的干部录用表(也就是干部指标)丢失,要求工行总行为其补齐,并赔偿三险损失。

  朱庄虹是工行总行评定的经济师,现任金融实践网总编辑,几家网站的前排经济学人,并任清华、北大、人民银行研究生部等数十所 重点大学的客座教授。

离开工行找不到正式工作

  朱庄虹称自己在工行总行期间工作出色,但由于和领导的意见分歧,于1995年离开总行去读研究生,把档案存放在北京航天部7 10所,但后者不给他发工资。

  之后,朱庄虹在中国改革报任职,中国改革报也没与其签正式合同。1年后,改革报就不给朱庄虹发工资了,一位领导说:“你的影 响太大了,我劝你还是调走吧。”百般诧异的朱庄虹再次丢掉工作,中国国际技术智力合作公司录用了他,但是朱庄虹在办理录用手续时 ,却被告知档案中没有招干录用表,朱庄虹从2001年起,开始自己交三险。直到2007年4月办理调档时,朱庄虹才意识到招工表 与干部录用表缺失,就是自己为什么一直无法签订正式合同的原因。

维权坎坷诉诸法律

  中组部将朱庄虹的投诉信转给了工商银行总行,让其自行解决。朱庄虹又找到劳动仲裁,希望寻求公道。劳动仲裁答复,因为他申请 的是干部身份,应该归人事仲裁负责。可人事仲裁却说,由于他没有干部身份,所以应该归劳动仲裁负责。

  在多方都无法解决的情况下,去年11月3日,朱庄虹将工商银行总行告上西城法院。要求补齐1991年10月进入总行的干部录 用表,确认其工商银行总行的干部身份,赔偿自己不应缴纳的基本养老、医疗、失业保险金,并为其办理应该享受的干部退养手续,补齐 工商银行总行中级经济师职称应享受的80平方米的住房待遇。

  107个证据证明身份
 朱庄虹出具了工行总行当年发给他的工作证,另外,他保留了现任工行总行行长杨凯生签发的由自己起草的部门总结。朱庄虹一共向法 院提交了107个证据,来证明自己的干部身份。

  工行曾有意想找朱庄虹私了,但是他没有同意,反而将谈话内容作了录音。“我和工商银行的斗争是诚信的斗争,做金融最讲究的就 是信用,工商银行作为全国最大的国有银行,就更应该讲信用。” 竞报记者李佳

  ■专家说法

  档案管理应社会化公开化
人事争议仲裁中心的赵处长介绍说,工商银行总行这样的国家单位,拥有干部的任免权,干部从分行调入总行时理应要办理相关手续。招 工表和干部录用表的丢失导致档案不全,一般单位是不予正式接收的。人事管理专家表示,我国档案管理上存在弊端,档案是提供给用人 单位的一种个人信息,作为档案主体的个人更应该有知情权。档案管理应该走一条社会化、公开化的管理道路。

竞报连接

http://www.thefirst.cn/22/2009-01-13/323468.htm

晨报  工作三十年丢了“干部”身份
 
  
 本站    2009-1-14 23:11:00    发布者:[本报编辑] 
 
   
 
 
职员诉求工行补回干部录用表及赔偿各项保险
    晨报讯(记者 武新)认为中国工商银行总行 (以下简称工行总行)弄丢了自己档案中的干部录用表,导致自己没有了“干部”身份,朱庄虹提起诉讼,要求对方补回此表,并赔偿自 己的养老、工伤等社会保险损失。昨天,西城区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工行总行的代理人在庭审中表示,朱庄虹的诉求不属于法院受理范 围,这起案件已超过了诉讼时效。
    朱庄虹说,他在1979年以招干形式进入中国人民银行北京分行王府井分理处工作,属于第一批进入银行的高中生。此后,他先后在工 商银行北京分行王府井分理处、工行北京分行以及工行总行工作,从事的都是干部岗位。1995年,朱庄虹从工行总行以干部身份调出 。
    “我看不到自己的档案,就一直以为自己是干部。”朱庄虹说,自己在此后去过的单位,都是以暂存档案方式来办理的,直到2001年 ,他进入中国国际技术智力合作公司工作,但此时找不到招干手续。“工行东城支行开了丢失证明,我的档案才勉强被接收。”朱庄虹说 ,由于这个原因,从2001年起,自己在缴纳个人部分的各种社会保险和医疗保险外,还要代单位缴费。
    2007年4月,朱庄虹决定将档案转入北京市人才档案公共管理服务中心,该中心根据档案内容认定朱庄虹为工人。朱庄虹十分吃惊, 询问其中的缘由。该中心的工作人员说,如果是干部必须有干部录用表。这时,他才知道自己的档案中缺了干部录用表。为了找回自己的 干部身份,他多次找到工行总行未果。最后,他找到自己进入人民银行的招干表复印件。于是,朱庄虹决定起诉,要求对方补回干部录用 表,并赔偿自己的养老、失业等社会保险和医疗保险损失共计2万余元。
    “原告的两项诉求都不属于法院受理案件范围。”工行总行的代理人认为,原告认为自己进入人民银行是干部身份,应该向人民银行主张 权利,找回自己的干部身份,工行总行没法为其补回干部录用表。工行总行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求。昨天,此案没有宣判。
 北京晨报连接

http://www.morningpost.com.cn/article.asp?articleid=160445

网易连接

http://news.163.com/09/0115/08/4VMG0V3K000120GU.html

中国人民法制报

http://www.fz-china.com.cn/showinfo.aspx?id=74233

新浪连接

http://news.sina.com.cn/o/2009-01-14/232215033617s.shtml

新华网连接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09-01/15/content_10660181. htm

渭南报人网连接

http://www.wnrb.net/wnnews/2009-01/15/content_69693.htm

苏州新闻连接

http://law.subaonet.com/html/law_fzxw/2009-1-15/091151216114 8640922.html

余姚新闻连接

http://law.subaonet.com/html/law_fzxw/2009-1-15/091151216114 8640922.html

 
 中国网连接

http://news.china.com.cn/chinanet/07news/china.cgi?docid=768 9031433439315804,10403057217624990759,9067531990427122472,10 403057217624990759,0&server=192.168.3.137&port=5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