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视频)财经名家朱庄虹座客和讯盘点狗年银行业


 


银行上市 监督再不能形同牛栏圈猫


                金融名家 朱庄虹


从世界各国金融业监督体制结构情况看,在统计的73个国家中,实行银行、证券和保险分业监督的为数最多,共35个,位居第二的是实行银行和证券统一监督,保险单独监督。剩余由其他七种方式大小分摊。在世界各国金融业监督结构中,由中央银行实行银行单独监督的,在70家中占63个,而非中央银行监督的仅7家。由此可见,完全统一国家5大结构的管理金融,并不是世界金融发展的主流,而完全分开的独立监督的做法,也会产生问题,我们认为应采用在比例分业监督基础上的细分化混业监督的统一方式.针对目前的新闻的黑嘴,机关的外行和金融的暗箱,我们替老百姓大声的呼吁,银行上市,监督再不能形同牛栏圈猫了


1 新闻的黑嘴


面对分业管理还没有解决好就过渡到混业操作的中国金融业的监督问题,中国证监会曾经有针对性的发布了《会员制证券投资咨询业务管理暂行规定》,把矛头直接对准了股评黑嘴坐庄,近日,在某家电视台的一挡财经节目中,有个所谓的问题领袖的人,大言不惭的告诉观众,说自己曾经在主持某个会议中得到了一家上市银行董事长的内部消息,年底利润要干到多少,市赢率要到多少,这话音分明是鼓动老百姓购买这只股票,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电视台主持人打断了,说这仅是他的一家之言,事实大家都很清楚,如果上市公司披露重大消息,是要通过董事会秘书正式对外发布的,我们所说的所谓重大消息的界定,就是包括能够左右股民投资的所有相关消息,不知道是这家上市银行董事长还觉得自己是政府的领导,习惯于完成业绩指标中的吹嘘那,还是这个红顶黑嘴的问题领袖真的发生了什么问题了,我们认为,监督部门倡导专业规范的证券投资咨询服务,是用来切实保护投资者利益的。这些都是有利于降低市场投机气氛,提高整个市场价值投资的理念。绝对不是叫有相关经验的人去迎和机构,吵做自己的所谓名气或是其他利益的。


2机关的外行


目前,我国暂不建立超级金融监管部门———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这是要切实完善监管协调机制,即在一行三会联席会议的基础上,增加财政部、发展改革委等相关部门,进一步加强监管协调,形成更为紧密的协调机制。有人更深入分析到,要点不在于机构设置的分合,而在于人才、技能和理念,要早下工夫,培养适应综合业务的监管人才。现在是,有商业银行经验的没有投资银行的实践,而有投资银行理论的又不知道商业银行的业务生成,社会上加工的泛财经,被称为是制造垃圾的新闻人,更是没有企业的经历,监督几乎是没有什么参照系,今年在一次某国际金融的推介会上,我听到进入5家金融监管部门的一家中的某副司长,在谈金融发展形势时,居然把保荐人等同于保荐人代表了,在介绍中,她说由于保荐人的流失严重,IPO都集中到前四家的券商手上了,这意思我们明白,可我们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想说,保荐人业务的流失或是保荐人代表的流失,反正肯定不应该是保荐人流失,因为一个是单位,而另一个是个人,对应下面的话,流失的肯定不是社会人,而是自然人,我们老百姓也不会把法人与法定代表人搞错,管理机构确实需要更深入的学习了。


3金融的暗箱


金融监管有九项原则,第一是依法监管与严格执法的原则,第二 不干涉金融机构内部管理的原则,第三 综合性与系统性监管的原则,第四 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第五 有机统一原则,第六 “内控”与“外控”相结合的原则,第七 监管适度与合理竞争的原则,第八 稳健运行与风险预防的原则,第九 监管成本与效率的原则。在坚持原则的基础上 实际上还有许多关联业务是监督的盲点,我们讲,在国外上市如同上大学,他们是进入容易毕业难,可我们恰恰相反,是考试难,进去就没事儿了。可现在,我们连考试都变得容易了,这就给股民带来很大风险,我曾经在家企业工作,当我看到烂帐产生时,就告诉了我的原来的同事,现在是家银行的领导,可没成想人家回答我的是集体审批的贷款,可这和我说的问题有什么关系那,我同样问某著名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的朋友,为什么这么多烂帐的银行,你们怎么打分后允许他们上市的,人家告诉我,我们即是专业人员,同时我们更是商人,看到他准备到外地,利用该上市总行的内部关系,通过去所辖省分行,开拓相关企业的审计业务。我不禁在想,关联业务到一定数额是需要通过股东大会讨论的,看来监管是到不了这个层面的。


 


朱庄虹。金融学硕士,多家金融机构与企业独立董事和顾问。新浪、网易、和讯等大财经频道专栏名家,搜狐金融栏目主持人。他曾经在北大、清华、人民银行研究生部等财经类大学任客座教授,他曾是原中国最大银行经济师,他用16年亲身经历了该行的分理处,支行,分行,总行,直至任中央银行某杂志社编辑部的负责人,在原国务院体改办机关报期间,他还遍访了所有国内银行行长。编著出版了《中国改革的金融人》一书,在中国最大的国际服务企业作独立董事期间,他完成了与在京的外国银行分行的对接,并曾先后在中国多家大企业担任高管。邮箱:zhuzhuanghong@vip.sohu.net


 


新浪发表连接


http://finance.sina.com.cn/money/bank/bank_yhpl/20070124/13443277935.shtml


东方财富发表连接


http://www.eastmoney.com/070124,553158.html


和讯发表连接


http://bank.money.hexun.com/1847_2025602A.shtml


证券之星发表连接


http://resource.stockstar.com/info2005/farticle.asp?id=SS,20070124,30537837&columnid=1683


中金在线发表连接


http://bank.cnfol.com/070124/136,1403,2657371,00.shtml


中国财经信息发表连接


http://www.cfi.net.cn/p20070124001393.html


 


上一篇: 金融改革呼唤“裸奔”的职业改革家
下一篇:巧妇能为无米之炊 不是外星金融智慧的太空劳动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