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9-10

与世界利润第一的银行PK信誉,我们赢在理由上了

《金融实践》编辑部

去年11月3日,朱庄虹起诉工商银行总行,到今年的6月30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表面上做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判决。实际上是承认了朱庄虹的提供的理由。

专家对此有5点分析:1 从一审的实体审理变成二审的程序审理,是用从属法律关系掩盖了主要法律关系的遮羞布 2 二审没有支持一审劳动合同关系的认定,从属于劳动争议变为不属于劳动争议受案范围3一审是是关门判决,退到二审变成又把门打开的裁决,4 劳动关系没有支持,人事关系事实不充分,故“黑人”身份水落石出。5 自行缴纳保险应该是自己有相应的身份才成立,而事实是没有身份。

二审法院改判理由的根据是,劳人干[1987]56号 劳动人事部关于在专业技术岗位上的工人能否聘任专业技术职务问题的通知与中国工商银行办公室(87)工银办字第84号1987年11月12 日转发劳动人事部《关于在专业技术岗位上的工人能否聘任专业技术职务问题的通知》的通知,是1987年10月6日以后颁布的,在该文件颁布前,只有干部身份才可以聘任专业技术职务,而申请人早在这之前(1987年4月)就有了专业技术职务多年了,1995年工商银行还以干部二处的名誉发出工资转移单,职务一栏没有登记,故说明朱庄虹没有以干部身份被转出,与其他单位没关系。

二审中,面对事实,工商银行总行代理人不同意调解,朱庄虹又先后向国家档案局、人力资源和社会劳动保障部,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和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做了行政复议,并推至国务院法制办要求最终裁决。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告知,根据《中 国人民银行办公厅 中国工商银行办公室关于人民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县支行信访工作划分问题的通知 》(银办发(1986)38号)第二条第1款和第三条规定“由中国工商银行负责处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监审(2009)6号告知“经审核,(朱庄虹)1995年离开工商银行总行也不是因为受到行政处分”。

如此,原告是干部,却没有档案根据,而管理档案的被告,要么说是前后单位的责任,要么说是时间太长,回避责任,要么,更以劳动关 系的无稽辩护欺骗法庭。原告朱庄虹现已经向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等 5大被告股东提出了申诉。

附件:二审判决书。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09)一中民终字第615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朱庄虹,男,1959年7月12日出生,汉族,无业,住北京市东城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55号。

法定代表人姜建清,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魏雯,女,1961年3月18日出生,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干部,住址同单位。

委托代理人陈良,男,1978年7月22日出生,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干部,住址同单位。

上诉人朱庄红因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08)西民初字第1366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朱庄虹在原审法院起诉称:1979年4月3 日,我被分配到中国人民银行北京分行东城区办事处王府井分理处担任出纳员干部(管理)岗位工作。随着金融体制改革,中国人民银行 与中国工商银行分家,我又先后在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分行东城区办事处王府井分理处、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分行东城办事处(支行)、中国 工商银行北京分行和中国工商银行总行(科员)干部岗位工作。1995年10月11日,我被以(假科员)干部身份调出。2007年4月18日,我为解决(科员)干部身份无法确定问题,将档案调入北京市人才档案公共管理服务中心,发现1991年10月1日至1995年10月11 日,我在工商银行单位工作期间的档案中,干部录用表缺失(包括没有在工商银行单位期间的工作鉴定),职称评审表年续不真实,是不 连续的档案假连续,(科员)干部调出手续与档案内容不相符,致使我丧失干部身份。北京市人才档案公共管理服务中心证明, 1980年4月3日,我在(科员)岗位上转正定级;1991年10月1 日,工商银行单位向我发放的工作证载明我的职务是科员,说明当时工商银行仍承认我(科员)干部身份。可与之相关联的我亲手填写的 干部录用表在档案中缺失,北京市人才档案公共管理服务中心证明,我在中国人民银行北京分行东城区办事处王府井分理处、中国工商银 行北京分行东城区办事处王府井分理处、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分行的干部履历中,入行表齐全,唯一不同的事,按我工作证时间查询,没有 1991年10月1日调入工商银行单位的(科员)干部录用表。1995年11月9 日,工商银行以中国工商银行总行人事部干部二处名义发出的工资转移通知单说明我属于工商银行单位机关管理的干部,该通知单上没有 以工代干的字样,也没有在劳资部门管理的说明,这说明我调出具备(科员)干部身份。这与我从工商银行单位调出至今被北京市人才档 案公共管理服务中心据我存档内容鉴定的 存档合同中所作出的固定工人身份的表明是完全不相符的。这些不法侵害仍在不间断地、连续地侵害着我。现我要求工商银行补回1991年10月4日我进入工商银行单位时亲手填写的干部录用表;赔偿我的基本养老、失业、工伤、生育和医疗保险损失共计22133.61元(按照2001年至2007年社保缴费比例计算)。

工商银行在原审法院辩称:(一)朱庄虹提出的有关补办“干部录用表”的诉讼请求既不属于朱庄虹与工总行之间有关履行劳动合同的争 议,也不属于其它涉及劳动关系的争议,朱庄虹有关社会保险的诉讼请求应依法通过劳动行政部门认定处理,也不属于人民法院的管辖范 围,故人民法院应依法驳回朱庄虹的起诉。(二)即使本案属于人民法院劳动争议的受案范围,但现在距离朱庄虹调离工总行并转出档案 的时间已经长达13 年,按照朱庄虹所称,离开工总行后多次到其他单位找工作被拒,是因没有干部身份,其此时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其后长达十多年里 朱庄虹怠于行使权利,明显超过了劳动争议法定的诉讼时效,其诉讼请求依法不应得到法院的支持。(三)如果朱庄虹认为其到工总行工 作之前身份已经是“干部”,则相关手续应由当时的工作单位补办,而不应向工总行主张权利,工总行没有义务也无法为朱庄虹办理在其 他单位工作期间的所谓“转干”的手续。(四)朱庄虹未提供证据证明工总行曾为其办理过“干部录用表”,即证明其档案中缺失却是所 谓的“干部录用表”,亦没有出示相关证据证明缺失“干部录用表”给其造成了损害后果,故其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依据。(五)朱庄虹的 社会保险交费日期是从2001年5月开始,而朱庄虹早在1995年就已调离工总行,与工总行终止了劳动关系,工总行没有义务为其缴纳社会保险。综上,工总行请求依法驳回朱庄虹的全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朱庄虹于1979年4月到中国人民银行北京市分行东城区办事处王府井分理处工作,并于1980年4月3日转正,其后,朱庄虹先后在中国工行银行北京市分行东城办事处、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市分行工作。1991年10月,朱庄虹调入工商银行工总行工作。工商银行在为其发放的工作证中载明,朱庄虹工作单位为规划信息部,职务为科员。1992年12月6日,朱庄虹经中国工商银行评审委员会审议通过,被任命为经济师。1995年10月,朱庄虹调至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第七一〇研究所,1995年11月9 日,工商银行为朱庄虹开具了工资转移通知单,并于同日将朱庄虹的人事档案转至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第七一〇研究所。庭审中,朱庄虹 称,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第七一〇研究所系事业单位,其入该所只是名义调动,实际上并未在该所工作。根据朱庄虹提供的北京市人才档 案公共管理服务中心出具的证明,朱庄虹自2001年5月起自行缴纳养老保险和失业保险,自2003年1月起自行缴纳了医疗保险,于2004年9月及2005年7月开始又自行缴纳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朱庄虹称其缴纳各项社会保险金总额为22133.61元。

2008年10月23日,朱庄虹向中央机关及所属事业单位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诉,同年10月28日,该仲裁委作出不予受理决定书,认为,工总行书企业法人,其与工总行之间的争议不属人事争议受案范围,决定不予受理。2008年11月3 日,朱庄虹向北京市西城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诉,该仲裁委以朱庄虹要求补回其亲手填写的干部录用表及赔偿社会保险损失费之 请求均不属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受案范围为由,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当庭陈述、工作证、转正定级登记表、干部商调信、工资转移通知单、转移档案回执、专业技术职务评审申报表 、缴纳社会保险证明、社会保险费缴费收据、中央机关及所属事业单位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不予受理决定书、北京市西城区劳动争议仲裁 委员会不予受理通知书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原审法院认为:(一)根据原告朱庄虹提供的相关证据可以认定朱庄虹1991年10月至1995年11月期间在被告工总行系企业法人,故双方履行劳动合同发生的纠纷属于劳动争议。(二)原告朱庄虹要求补回1991年10月4日进入被告单位,其亲手填写的干部录用表,该项诉讼请求成立的前题是是该干部录用表在当时是客观存在的,而原告朱庄虹1995年调离工总行后其人事档案随之转至新的工作单位,根据目前存档单位提供的证明,人事档案中无干部录用表,因此原告负有证明其于1991年10 月亲自填写了该干部录用表且该表存于其人事档案中这一基本事实的举证责任,本案诉讼,朱庄虹未能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该事实的 存在,故本院对朱庄虹的上述诉讼请求不与支持。(三)依据我国劳动法的相关规定,用人单位有义务为其职工缴纳各项社会保险,原告 朱庄虹已于1995年11月调离被告工总行,自此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因此,原告朱庄虹要求被告工总行赔偿2001年至2007年期间上诉人自行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的诉讼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法院不与支持。故判决:驳回朱庄虹的诉讼请求。

判决后,朱庄虹不服,仍以原诉讼请求上诉至本院。工商银行同意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查明的事实,朱庄虹自1991年10月调入工商银行总行工作,并于1995年调离该单位,其人事档案随之转至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七一〇研究所,诉讼中,朱庄虹主张工商银行总行补回1991年10月4 日进人工商银行总行时亲手填写的干部录用表,但目前存档单位的人事档案中无该干部录用表,朱庄虹并未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该事 实的存在,该请求亦不属于劳动争议受案范围,故本院对朱庄虹该项请求不予支持,因朱庄虹已于 1995年调离工商业银行总行,故其要求工商银行总行赔偿2001年至2007年期间自行缴纳的基本养老、失业、工伤、生育和医疗保险损失22133.61 元,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对此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 ,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十元,由朱庄虹负担(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二审案件受理费十元,由朱庄虹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文武平

审判员 芦建民

代理审判员 刘芳

二〇〇九年六月三十日

书记员 刘旭

(法人杂志)一位金融专家与工商银行的战争

在对自己的档案问题多次申诉无果之后,金融学者朱庄虹将这家中国最大的商业银行推上了被告席

文 本刊记者 吕斌

2009年2月20日,金融专家朱庄虹诉中国工商银行[3.80 -2.56%] 返还缺失的劳动档案一案在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进行了一审宣判,法院以“朱庄虹应承担取证义务”等为由驳回了朱庄虹的诉讼请求。 但朱庄虹表示,他不会就此放弃,接下来他将启动新一轮诉讼。

2008年3月,本刊曾发表了《一位金融专家在工行的档案悬疑》一文,文中详细介绍了金融专家朱庄虹与工商银行的档案纠纷。但在 那时,朱庄虹并未想到此事会走上诉讼程序。

“我认为事实很清楚,我把相关证据和人员找到后,通过申诉问题应该能解决,选择诉讼也是无奈之举。”朱庄虹对《法人》记者表示, 自从西城法院立案以来,他一直在为此次诉讼四处奔波,寻找证据、查阅资料,几乎跑遍了他能想到的一切地方。

在庭审中,朱庄虹展示了自己多方搜集到的多达107项证据,其中大部分是自己在人民银行以及工商银行任职期间所起草的文件和通知 ,以及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媒体上发表的经济评论,这些文章都注明他的工作单位是中国工商银行规划信息部。朱庄虹认为,这是能 充分证明自己曾在工商银行“任职干部”的证据。

朱庄虹的金融履历

1979年,朱庄虹进入到人民银行王府井[20.51 2.91%]分理处就职,负责出纳工作。当时的人民银行还在从事储蓄、信贷等商业银行职能,现在的中国工商银行还未诞生。

到1984年,国家金融体制改革启动,人民银行升格为中央银行,其原来的工商信贷和储蓄等商业性业务全部分离出来,由刚刚成立的 中国工商银行接管。朱庄虹所在的王府井分理处就变身为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分行王府井分理处。

这实际上只是换了块牌子,人员、岗位、业务内容等大都保持原样。就这样,由于国家政策原因,朱庄虹由中国人民银行的工作人员变成 了中国工商银行的工作人员。

朱庄虹认为,他是因为改制而更换了工作单位,并不是个人的工作调动,不存在干部身份再转的问题,作为老干部,他应该有相应的干部 指标。

后来,朱庄虹又先后从工商银行王府井分理处调到东城区支行、北京市分行,并于1991年调入中国工商银行总行。

在工商银行总行工作期间,朱庄虹任职于规划信息部,并获得经济师职称。这个时期朱庄虹代表工商银行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光明日 报等各大媒体上发表了大量工作报告、工作计划及金融评论等文章,直至1995年调出。

1995年,已在工商银行[3.80 -2.56%] 工作了11年的朱庄虹因与当时领导的一些矛盾,手拿干部商调函调出了工商银行。其工作关系先后转到航天工业部710所、中国改革 报社等单位,后又转到了中国国际技术智力合作公司。

期间,朱庄虹在多家企业担任过顾问、助理等虚职,并曾经报考过广东发展银行、北京市商业银行、中信实业银行等多家银行的支行行长 职位,却一直未能找到正式的接收单位,并一直自己代缴本该由工作单位承担的社会保险等费用。

到2007年4月,朱庄虹又把自己的档案由中智公司转到了人才中心。在这次转档过程中,朱庄虹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档案中没 有干部录用表。由于这个问题,人才中心只能按工人身份接受朱庄虹的档案。

“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多次金融机构的应聘均不了了之,原来是我的干部履历缺失。”朱庄虹表示,正是自己档案中干部录用表的缺失 导致自己失去了干部身份,成为了一个没有身份的“黑人”,所以才一直无法进入金融机构工作。

申诉与仲裁

发现自己档案问题的朱庄虹开始了漫长的申诉过程,他多次找到中国工商银行相关部门,要求补回自己的干部录用表,但均被以“在总行 工作期间非干部身份”等理由拒绝。

朱庄虹先后向中组部、银监会等部门发出了投诉信,工商银行人事部门的负责人也专门就此事与他进行了沟通,但由于双发意见分歧较大 ,问题一直没有解决。

2008年下半年,朱庄虹又先后申请了两次仲裁:一项劳动仲裁,一项人事仲裁,申请单位分别为“中央及所属事业单位仲裁委员会” 和“北京市西城区仲裁委员会”。但他的仲裁申请均被驳回。理由是:前者认为工商银行已经改制为企业,不再是事业单位,应申请劳动 仲裁;后者则认为其申请目的是返还干部指标,应该归入人事仲裁范围。

在对自己的档案问题多次申诉无果之后,朱庄虹将这家中国最大的商业银行推上了被告席。要求工商银行补齐自己1991年10月进入 总行的干部录用表,确认其在工商银行总行工作期间的干部身份,赔偿自己由此代缴的基本养老、医疗、失业保险金等费用。

“我觉得本案还是具有典型性的,主要体现为档案管理中的信息不对称,工作单位往往在档案管理中占有绝对优势。”在接受《法人》记 者采访时,中国劳动法学会会员、北京市富程律师事务所刘景省律师表示,根据当时的相关规定,档案是证明工作人员工作情况的重要材 料,档案应该是全面的、完整的。

刘景省律师认为,曾经在工商银行总行工作且职称为经济师的朱庄虹,其档案内应该有干部录用表,正是因为工作档案的缺失,导致了他 后来在金融机构的应聘失败。

对此,朱庄虹把自己比作《集结号》里为了战友们的身份而四处奔走的连长谷子地,他说自己也是为了“身份”问题不得不劳苦奔波,自 己是“金融业现代版的谷子地”。

庭审过程中,朱庄虹出示了多份证据,包括一张1980年的人民银行转正定级表,他认为这是核心证据之一。该转正定级表显示,朱庄 虹当时在人民银行工资标准为31元,“这在当时叫做26级工资,也就是干部体系当中的第26级,属于最低一级,但已足够证明我的 干部身份。”朱庄虹表示。

除此之外,朱庄虹还找到了两项证据,一项是一份“专业技术职务评审申报表”,表中内容显示朱庄虹于1992年12月被评定为中国工商银行[3.80 -2.56%]规划信息部经济师。

此表填写的工作单位是中国工商银行规划信息部,最后单位推荐意见一栏所盖公章也是“中国工商银行规划信息部”。

另一项证据是一张工作证,这是朱庄虹在工商银行总行工作期间所使用的,上面显示工作单位是中国工商银行总行规划信息部,职务是科 员,发证日期为1991年10月1日。朱庄虹认为科员是干部级别的职称,这是证明自己在工商银行总行有干部身份的重要证据。

刘景省律师对此也表达了类似看法,他认为朱庄虹所出示的当时在工商银行总行规划信息部任科员的工作证是主要证据。工作证是一个单 位发给工作人员的证明,证明了该人员的包括职务的基本信息,而科员是干部级别的称谓。

庭审中,工商银行方面的代理人认为朱庄虹混淆了劳动关系和人事关系的概念,其认为缺失了干部录用表导致劳动关系不能成立或延续是 根本错误的,不能成立,请求法庭驳回其诉讼要求。

关于工商银行方面对此案的具体立场如何,《法人》记者联系到工商银行方面负责此案的人事处魏处长,但她以“无可奉告”为由拒绝了 采访。

尽管一审败诉,但朱庄虹表示不会放弃对自己干部身份的追索。他表示,这次诉讼解决不了问题,还有二审,还有其他解决程序。现在, 他还在档案部门提出了申诉,正在等待申诉程序的启动,将来不排除向法庭提出其他诉讼。

凤凰财经连接

 http://finance.ifeng.com/news/hgjj/20090306/424871.shtml

股票资讯连接

http://www.cj588588.com/finance/jjkb/117465.html

和讯发表连接

http://stock.baidu.com/2009-03-09/115431499.html

新浪连接

http://bbs.club.sina.com.cn/tableforum/App/view.php?bbsid=34 2&subid=0&fid=31598&tbid=5657

中国企业法律保障网连接

http://www.cclpp.com/info/157830_166506.vm

法人杂志发表连接

http://www.legaldaily.com.cn/zbzk/2009-03/10/content_1051285 .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