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11-16
老范,您好好午休
      范总编,您曾经向现任的副总理推荐过我,您还关心地问过我:“他的态度还是积极的吧”
     范总编,您要求做新闻的人要敢于冒风险,可您对我还是嘱咐再三:“不要惹着那里的人”
     杜永成告诉我:“范总编谈起你,总是觉得很可惜,他让我们多帮助你”
     我曾在的国家机关的小人很嫉妒地说:“你还自吹叫人民日报社长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吗”,我告诉他说:“不是社长,是总编。那是他人好”
     范总编,我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主流媒体英国《金融时报》几乎整版宣传的人了,我的主动推进社会的行为轨迹,还是没有接受您的间接能动引导社会的影响,不久,我又让一个国家机关部委败诉了,您关心的我的事情,恐怕要成为全国唯一的能走到最高人民法院去的人事案件拉,所有这些,我都没能来得及告诉您,您就走了。
     记得,在北京市机关的一次讲座结束后,我喝酒了,在送您的车上,我睡着了,到了我要下车的地方,您叫醒了我,此时,我很不好意思,可您却安慰我说“没关系、睡觉是咱们延安的习惯”。可现在,我才知道您现在已经进入了人生最长的午休了。
      我的父亲也是1931年生人,他是今年3月走的,我很悲痛,写下了“百事掉生父,隔世话幸福”和“一缕阳光锦黄昏 百感交集才落魂”的悼文,得到数万人的关心,可您走了,我亦感悲痛,现在,就不太想见人了。今年,我很难受。,